你被大數據殺熟瞭麼?作為消費者應該這麼做

DW 手錶品牌的誕生,源於一次跨越半個世界的巧遇:品牌創始人Filip Tysander在旅途中遇見一位低調謙遜的英國紳士,他著裝優雅簡約,尤其是腕間佩戴的一款古董腕錶,斑駁的織紋錶帶彰顯出雋永格調。因此啟發了Filip新的靈感,他決定建立自己的腕錶品牌,並以這位英國紳士的名字——Daniel Wellington為名。

東方網記者曹磊、程琦、解敏、夏毓婕3月13日報道:你被“大數據殺熟”過嗎?東方網記者從12345市民服務熱線瞭解到,過去半年內裡,上海12345市民服務熱線的統計數據顯示,投訴大數

東方網記者曹磊、程琦、解敏、夏毓婕3月13日報道:你被“大數據殺熟”過嗎?東方網記者從12345市民服務熱線瞭解到,過去半年內裡,上海12345市民服務熱線的統計數據顯示,投訴大數據“殺熟”的案件共4起,“變相漲價”案件達101件。

微博炮轟平臺大數據“殺熟”

在生活服務類電商日益發達的今天,大數據“殺熟”一直是網友熱議的話題,滴滴出行、淘寶購物等諸多網絡平臺企業紛紛被曝出可能存在大數據“殺熟”行為。

“殺熟”現象如今已不再鮮見,就連著名電商平臺京東,此前也被爆出對用戶進行“殺熟”行為。有市民向媒體爆料,京東商城裡同樣一款Daniel Wellington 美國買及DW,新用戶的價格竟比京東plus會員的價格還要便宜500元。同時滴滴、美團等知名互聯網企業也不斷被爆出“殺熟”,刺激著大眾的神經。

究竟何為“大數據殺熟”?技術上何以實現?互聯網安全服務SAAS平臺、眾測平臺“漏洞銀行”首席技術官張雪松告訴東方網記者,“大數據殺熟”是通過大數據的方式,分析用戶習慣從而區分用戶群體,利用老用戶對品牌的信任和習慣,有針對性地在原有商品價格上加價。用戶往往不假思索地進行瞭購買,商傢從中獲得額外的收益。

張雪松指出,“大數據殺熟”在技術上實現其實並不難。如今的大數據技術,商傢會記錄用戶過去的消費記錄,然後分析出具有高消費能力的客戶群體,在部分商品上加價。由於用戶通常無法知道原商品的價格,會選擇性相信系統定價,從而也就被商傢收瞭額外的錢。

此外,用戶在互聯網上購買的商品/服務越來越多,生活所需,幾乎都能網上購買;另一方面,用戶給互聯網貢獻的數據越來越多,很多互聯網公司已有近20年歷史,經年累月,他們獲取瞭大量的用戶數據,對用戶的消費習慣、決策心理、個人畫像,都有越來越強的瞭解,對用戶越“熟悉”,就越有“殺熟”的條件。

屢見不鮮的“殺熟”行為實則難以界定

針對於互聯網企業大數據殺熟問題,東方網記者采訪瞭上海市消保委副秘書長唐健盛。唐健盛表示,目前上海市消保委還沒有接到過有關大數據殺熟的投訴,而究其原因在於大數據殺熟具有隱蔽性。除瞭消費者投訴的同物不價外,交易的優先級也是一種大數據殺熟行為。

為此,唐健盛還向記者透露瞭自己曾經的遭遇:為方便傢人乘車,他曾在某打車平臺上購買瞭優惠券,結果在用車時,擁有優惠券的他被派到車的時間多次晚於沒有購買優惠券的傢人。“我買瞭優惠券但卻還不如沒買的傢人,我覺得我可能被大數據殺熟瞭,但是我沒有證據。”唐健盛表示,正是由於大數據殺熟的隱蔽性,使很多消費者都有這個感覺,但卻無從下手,沒辦法維權。

任何新技術的產生都可能成為一把“雙刃劍”,伴隨著大數據算法越來越成熟,可以通過采集用戶數據和消費習慣來進行精準畫像,從而降低用戶獲取信息成本,為生活增添便利。技術本身並沒有對與錯,關鍵在於商傢如何合理應用。

張雪松也表示,大數據殺熟往往出現在價格體系不透明的行業,例如網約打車、酒店預訂等。其實這些行業價格都是隨著時間和當前搶購程度來定價的。如果商傢用這一技術來設置瞭差別定價,消費者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多付錢購買產品,這其實就是一種欺詐行為。

但是用戶往往很難判斷出標準價格,因此如何界定被“殺熟”,還很難有一定的標準。而且由於互聯網產品運營數據的不公開性,導致各行業商傢都會出現類似的不規范操作。

面對“殺熟”消費者如何“自保”

那麼作為消費者是不是隻有等待“被殺”的命運呢?張雪松表示,其實用戶也可以通過一些有效的“反抗手段”來保護自己。首先,在選擇品牌商傢進行消費時,要對商傢進行市場口碑的背景調查。對大數據“殺熟”的概念要有所警覺,一旦知道某平臺存在“殺熟”現象,就應減少使用頻次。其次用戶應多關註公開性價格信息,如有的商品屬於非公開、非固定價格類的,就需要警惕“殺熟”風險。

此外,用戶還可以通過以不登錄的狀態,或者不同的瀏覽器、不同的手機終端,到某個網站搜索某個特定的商品,記下報價,並進行比價,時刻做到“貨比三傢”。

一方面是消費者要學會“自保”,而另一方面,專傢也呼籲從法律上嚴管“殺熟”行為。張雪松表示,雖然“殺熟”在法律層面已經侵犯瞭消費者的權益,違反瞭《消費者權益保護法》和《電子商務法》中的相關法律內容,但目前由於“殺熟”方式難以明確,商傢又操作極為隱性,因此還很難做到有效監管。

上海市消保委副秘書長唐健盛也指出,“新出臺的電子商務法對於大數據殺熟沒有明確的說明,但卻有一條是針對搜索結果的。”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》第十八條規定,電子商務經營者根據消費者的興趣愛好、消費習慣等特征向其提供商品或者服務的搜索結果的,應當同時向該消費者提供不針對其個人特征的選項,尊重和平等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。

“我看到的搜索結果,如何判定是根據我的個人興趣愛好和消費習慣而得出的?如果是,又去哪裡能找到沒有根據我個人特征的搜索結果呢?難道我用兩個手機嗎?”唐健盛表示,根據我個人的消費經驗來看,本條法規從法律層面到操作落實,尚需要時間,但如果一旦落實,對於抑制同物不同價將起一定的作用。

唐健盛認為,遏制大數據殺熟現象,不僅需要整個社會營造一種誠信的氛圍,還需要互聯網企業的自律,也需要監管部門對企業進行大力監管,杜絕損害消費者利益情況的發生。

DW 官網每天為大家帶來全新潮流系列單品,為您的生活添加更多的色彩,為您的生活充滿活力,讓您每天不重複,精彩的人生從現在開始,敬請關注我們DW 台灣官網(http://www.d-w.com.tw/),我們將全新的DW夯貨單品一一呈現給大家。

發表迴響